最后,不而已肉丸子被留下的了。还留了一只八哥犬……是那个长得可伶兮兮的皱巴脸犬。昭嫆瞅见通贵人对猫狗好像挺感兴趣,便叫她也选了一只。实际上通贵人蛮不喜欢猫的,而已瞅见昭嫆养了狗,怕猫狗不和,松狮又是大型犬,怕养的猫会被被欺负得很惨,便也选了只狗昭嫆瞅见通贵人对猫狗似乎挺感兴趣,便叫她也选了一只。其实通贵人蛮喜欢猫的,只是瞧见昭嫆养了狗,怕猫狗不和,松狮又是大型犬,害怕养的猫会被欺负得很惨,便也选了只狗。。...

最后,不只是肉丸子被留下了。还留了一只八哥犬……就是那个长得可怜兮兮的皱巴脸犬。

昭嫆瞅见通贵人对猫狗似乎挺感兴趣,便叫她也选了一只。其实通贵人蛮喜欢猫的,只是瞧见昭嫆养了狗,怕猫狗不和,松狮又是大型犬,害怕养的猫会被欺负得很惨,便也选了只狗。

昭嫆有些不解:“你不是更喜欢

书评(481)

我要评论
  • 等美人&他的脸

    李莞如今上了年纪,都风韵犹存,可见年轻的时候是何等美人。容貌随了母亲,对昭嫆而言是好事儿,可对于昭景而言……他的脸蛋自小被人打趣,所以谁夸他好看,他就跟谁急。

  • &步的时

    她落地之时,大哥博敦就已经十八岁了。她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,博敦就已经娶了他他拉家的格格为妻。昭景踉跄学步的时候,小侄儿文衍就降生了。

  • 昭嫆完&,昭嫆

    昭嫆完全不理会恼羞成怒的昭景,笑嘻嘻跑到额娘李氏身旁,低声道:“额娘,三年前有一回,三哥还被旁人当成是我姐姐呢!!哈哈哈!!”——那件事情,昭嫆永远也忘不了。

  • 昭景,&没少嘲

    所以,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,一直以来,也没少嘲笑他。

  • 能瞧见&子。”

    昭景一旁吃着瓜子,笑嘻嘻道:“难得竟能瞧见妹妹脸红的样子,只是不晓得会便宜了哪家臭小子。”

  • 景擦鼻&!o(

    她可没少给昭景擦鼻涕、擦口水,甚至还擦过小屁屁!!o(╯□╰)o

  • ,来满&心理。

    昭嫆深深记得婴儿时期同、居那段日子没少被他水漫金山,就把他六岁尿炕的事儿通告全府上下,后来即使长大了,昭嫆也屡次提及他年幼时候的囧事,来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