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清晨醒过来,昭嫆也没会觉得太不妥当。而已关乎自己的肚子,心下多少有些焦躁,昨晚突然来了那么一下,胎动得确实有些很厉害。等周御医来了,肯定要仔细去问问才是。正心里想,胡庆喜进去禀报说:“娘娘,周御医来了!”“快请进去!”昭嫆笑着道。片刻后,却见走进去的是等周太医来了,一定要仔细问问才是。。...

翌日醒来,昭嫆也没觉得太不妥。只是事关自己的肚子,心下多少有些不安,昨夜突然来了那么一下,胎动得的确有些厉害。

等周太医来了,一定要仔细问问才是。

正想着,胡庆喜进来禀报说:“娘娘,周太医来了!”

“快请进来!”昭嫆笑着道。

片刻后,却见走进来的是个陌生太医

书评(305)

我要评论
  • 李氏虽&”

    李氏虽满腹好奇心,但也知道小儿子气坏了,便道:“好了嫆儿,你就别挤兑你哥哥了。”

  • 手刮了&了,就

    李氏抬手刮了刮昭嫆发烫的脸颊,含笑道:“快了。你都十六了,就算不能立即成婚,也该私底下相看着了。”

  • “如今&,嫆儿

    李氏笑吟吟看着一双儿女,“如今你们俩都大了,景儿要娶妻,嫆儿也要选婿了。”

  • ,谁叫&她一定

    昭嫆啐道:“三哥只管放心,谁叫你比我早出生半个时辰,必定是你先娶了嫂子,然后才是我出嫁!”——唉,谁叫她是穿越过来就出生了,若是早穿越一会儿,她额娘肚子里,她一定抢在前头出生,也好做一回姐姐!

  • 白,杏&人家的

    现在,她十六岁。三哥昭景也到了议亲的年纪,三个哥哥,就属昭景长得最俊俏,唇红齿白,杏眼桃腮,比旁人家的格格都要漂亮。

  • 瓜子,&难得竟

    昭景一旁吃着瓜子,笑嘻嘻道:“难得竟能瞧见妹妹脸红的样子,只是不晓得会便宜了哪家臭小子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