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熙帝仔细瞅了几眼昭嫆那伤口包扎得跟粽子只好脚丫子,那雪白的纱布上早已沁出丝丝嫣红,而撩在一旁的雪缎袜子上却是血红一片,康熙帝只看了几眼,瞳仁便缩了三分!康熙帝板着脸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好端端的,怎么会扎伤了脚底?!”安嫔忙曲膝道:“皇上容禀,是有人...

康熙仔细瞅了一眼昭嫆那包扎得跟粽子只得脚丫子,那雪白的纱布上已然沁出丝丝嫣红,而撩在一旁的雪缎袜子上却是血红一片,康熙只看了一眼,瞳仁便缩了三分!

康熙板着脸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好端端的,怎么会扎伤了脚底?!”

安嫔忙屈膝道:“皇上容禀,是有人将玫瑰刺儿丢在了睡莲缸旁边,因

书评(162)

我要评论
  • 话,昭&痛楚,

    听了这话,昭景果然被刺中痛楚,他跳起来气呼呼叫嚷:“嫆儿你又嘲笑我!!我可是你哥哥!!”

  • &都风韵

    李莞如今上了年纪,都风韵犹存,可见年轻的时候是何等美人。容貌随了母亲,对昭嫆而言是好事儿,可对于昭景而言……他的脸蛋自小被人打趣,所以谁夸他好看,他就跟谁急。

  • 她第一&——这

    该室友的身份是她的孪生哥哥,对于这个哥哥,她第一印象就是只红彤彤的男包子,丑得跟猴子似的。——这只男包子之前与她在狭窄的母体内一起生活了十个月,而且还是赤果相对。

  • 李氏是&五岁了

    李氏是个能生而且会生女人,李氏生她与昭景的时候已经三十五岁了,可以说是老蚌怀珠,而且还一怀怀俩。龙凤双生,当真是极大的吉兆。

  • 在未来&很长时

    在未来很长时间里,男包子哥哥经常在她面前随意大小便,完全木有羞耻心。

  • 儿女,&要娶妻

    李氏笑吟吟看着一双儿女,“如今你们俩都大了,景儿要娶妻,嫆儿也要选婿了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