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椽下意识朝着佟贵妃求救,却叫安嫔神色一凝,便冷冷问着:“怎么?香椽像是跟佟贵妃很熟啊!”佟贵妃气急败坏地吼叫:“你休要胡说八道!本宫更本不认识了这个贱婢!!”听了佟贵妃这话,香椽如坠深渊,身子簌簌一颤,都忍叫喊道:“娘娘,您怎么能撕破脸皮不认人呢...

香橼下意识朝着佟贵妃求救,却叫安嫔神色一凝,便冷冷问道:“怎么?香橼好像跟佟贵妃很熟啊!”

佟贵妃气急败坏地吼叫:“你休要胡说!本宫根本不认识这个贱婢!!”

听了佟贵妃这话,香橼如坠深渊,身子簌簌一颤,忍不住喊叫道:“娘娘,您怎么能翻脸不认人呢?!是您给奴才银子,让奴才监视

书评(324)

我要评论
  • 甚至还&屁屁!

    她可没少给昭景擦鼻涕、擦口水,甚至还擦过小屁屁!!o(╯□╰)o

  • 子,脸&氏道:

    昭景别看一副脸白肉嫩的样子,脸皮却是颇有厚度的,他舔着脸对李氏道:“额娘可得帮我挑个漂亮的媳妇,若长得不美,我可不要!”

  • 久了,&了。

    瓜尔佳昭嫆都快忘了自己上辈子叫什么名字了。大约清朝呆得久了,脑子里那些现代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。

  • 越过来&就出生

    昭嫆啐道:“三哥只管放心,谁叫你比我早出生半个时辰,必定是你先娶了嫂子,然后才是我出嫁!”——唉,谁叫她是穿越过来就出生了,若是早穿越一会儿,她额娘肚子里,她一定抢在前头出生,也好做一回姐姐!

  • 读过不&,给她

    对于自己的名讳,她也完全没有命名权。幸好额娘李氏读过不少书,精挑细选之后,给她取名昭嫆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