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夜寂寂。缄默良久之后,昭嫆张口道:“皇上,时辰不早了。您……今天晚上翻的是袁贵人的牌子。”康熙伸出手握着昭嫆的手,“朕今天晚上陪着你。”昭嫆轻轻地摇了摇摇头,“袁贵人这会子所以了在乾清宫等您了,嫔妾没事儿的。”康熙保她入怀中,“朕改天再召幸她就是了。”沉默良久之后,昭嫆开口道:“皇上,时辰不早了。您……今晚翻的是袁贵人的牌子。”。...

深夜寂寂。

沉默良久之后,昭嫆开口道:“皇上,时辰不早了。您……今晚翻的是袁贵人的牌子。”

康熙伸手握住昭嫆的手,“朕今晚陪着你。”

昭嫆轻轻摇了摇头,“袁贵人这会子应该已经在乾清宫等您了,臣妾没事的。”

康熙保她入怀中,“朕改日再召幸她便是了。”

书评(441)

我要评论
  • 居那段&幼时候

    昭嫆深深记得婴儿时期同、居那段日子没少被他水漫金山,就把他六岁尿炕的事儿通告全府上下,后来即使长大了,昭嫆也屡次提及他年幼时候的囧事,来满足自己的报复心理。

  • 是刚刚&她,而

    她只记得,自己穿越过来的时候,是刚刚降生的女婴。一落地,便听见了婴孩的嚎啕大哭——哭的不是她,而是那个抢在她前头降生的“室友”。

  • 都肖似&嫩脸修

    大哥二哥长相都肖似阿玛广德,方脸宽额,一副敦厚模样。而她与昭景像极了额娘李莞,嫩脸修额,一副俏丽姿容。

  • “若要&美的,

    昭嫆忍不住“嗤”得笑了,“若要找个比三哥还美的,的确不好找!”

  • 现在,&她十六

    现在,她十六岁。三哥昭景也到了议亲的年纪,三个哥哥,就属昭景长得最俊俏,唇红齿白,杏眼桃腮,比旁人家的格格都要漂亮。

  • 态来看&来,也

    所以,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,一直以来,也没少嘲笑他。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