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椽咬了咬牙齿,放佛下定下定决心通常,她鼓足所有的力气,大声地道:“李公公!都是佟贵妃指使人奴才的!!”李子荣大喜:“是佟贵妃叫你暗害佳嫔娘娘腹中皇嗣的?!”香椽眼中扑闪,却道:“佟贵妃娘娘而已想给佳嫔一点儿教训,佳嫔娘娘始终胎相牢固,不至于跟良贵人...

香橼咬了咬牙齿,仿佛下定决心一般,她鼓起所有的力气,大声道:“李公公!都是佟贵妃指使奴才的!!”

李德全大喜:“是佟贵妃叫你谋害佳嫔娘娘腹中皇嗣的?!”

香橼眼中忽闪,却道:“佟贵妃娘娘只是想给佳嫔一点教训,佳嫔娘娘一直胎相稳固,不至于跟良贵人一样摔一下就小产了。”

书评(476)

我要评论
  • 着一双&也要选

    李氏笑吟吟看着一双儿女,“如今你们俩都大了,景儿要娶妻,嫆儿也要选婿了。”

  • 身旁,&低声道

    昭嫆完全不理会恼羞成怒的昭景,笑嘻嘻跑到额娘李氏身旁,低声道:“额娘,三年前有一回,三哥还被旁人当成是我姐姐呢!!哈哈哈!!”——那件事情,昭嫆永远也忘不了。

  • 都是用&一直以

    所以,她一直都是用看小孩儿的心态来看昭景,一直以来,也没少嘲笑他。

  • 那些现&了。

    瓜尔佳昭嫆都快忘了自己上辈子叫什么名字了。大约清朝呆得久了,脑子里那些现代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。

  • 磨灭的&这个孪

    一直到三岁,在她强烈的要求之下,终于“分、居”了。瓜尔佳昭嫆才总算解脱了,那段婴儿时期难以磨灭的记忆,让她无比讨厌这个孪生哥哥。

  • 了。你&该私底

    李氏抬手刮了刮昭嫆发烫的脸颊,含笑道:“快了。你都十六了,就算不能立即成婚,也该私底下相看着了。”

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