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脑中有本生死簿

报错
关灯
护眼
第一百三十三章
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

绥和帝在短短的几个月内接连遭遇到了三个儿子的背叛,他感到身心疲惫,越发体会到了坐于这位置上的孤独与无奈,在处理完姬思元的事情后,就退位给了姬成泽,自己则屈居幕后当起了太上皇。

姬成泽即位那日,天气大好,甚至还出现了半个时辰的祥瑞之兆,引发百官和民间极大的热议。

甚至有人当场就喊起了太子即位乃天命所归。

在即位之前天子都要先告祭礼,祭礼就设置在皇宫内的天坛南半部,校尉设金椅在郊坛前,金椅上放置了登基的冕服。

姬成泽祭天时,他就站在祭坛中间,正是最受瞩目的位置,至少叶瑾宁抬眼望去,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他,也只能看得到他的存在,他身子单薄,却坚毅如竹,一举一动都透着优雅稳重的气息。

礼成后,丞相取了衮衣披在姬成泽身上,将礼冠戴于他头顶,不一会儿,一个姿容如玉,带着点严肃的姬成泽便现身在了众人眼前,众大臣见他已穿上了皇帝的着装,撩起衣袍就跪了下去,奏乐起之时,他们才三拜、平身,乐止。

这个过程几乎可以说是繁琐的,姬成泽怕叶瑾宁久等,很多不必要的礼节他都给省略了去。

饶是如此,叶瑾宁在底下还是难免开始打起了哈欠。

叶元狩就站在叶瑾宁的不远处,见叶瑾宁入宫这么久毫无半点端庄姿态,他又恨铁不成钢地瞪她。

何容睿站得更近,看见叶元狩那叶瑾宁那吃人的眼神,他本还高傲地站着,不想跟叶瑾宁说话,但忍着忍着还是忍不下去,只能别扭地提醒道:“臭丫头,仪态仪态,注意仪态啊!”

叶瑾宁哈欠打到一半,眼角衾着生理性盐水,她手半捂着小嘴,迷茫地望着何容睿,放也不是,不放也不是,犹犹豫豫,最后还是‘哦’了一声,将手给放了下去。

看到那副样子的叶瑾宁,何容睿发现自己心跳又不争气地漏了半拍,他脸红了起来,怕被叶瑾宁看出来,忙装出一副嫌弃的样子转回了头。

可叶瑾宁真不看他了,他又不高兴地想指责她喜新厌旧,见色忘义。

柳氏跟谢氏一直在叮嘱叶瑾宁关于一**平日里该注意的事情,朱碧儿时不时地帮叶瑾宁整理着装和妆容,跟叶邵寅目光所及之时,两人都很微妙地错开了眼神。

朱碧儿垂眸恭敬地站立一旁,睫毛时不时地颤动。

她没有去看叶邵寅,反倒是叶邵寅自以为掩饰得很好地偷偷看她。

在朱碧儿走开后,他忙凑到叶瑾宁跟前,装作不在意地问道:“妹妹,哥哥我好像无意中得罪了朱姑娘,又不知道如何得罪了她,你能替哥哥去问下吗?”

“啥?”叶瑾宁一脸的莫名其妙,“你自己去问她不就完了?”

“这不是她最近一直在躲我吗?我哪找得到机会?”叶邵寅也很苦恼,“你问她的时候,顺道问问,她喜欢什么样的男子?别误会,我就是想帮她留意一下人选。”

叶瑾宁:“……”

她脸色怪异地看了他半饷,感慨道:“二公子,放弃吧,你想征服二嫂让她先爱上你简直做梦,二嫂的心机太深,你不是她的对手,看吧,你现在都开始落入她设下的圈套了。”

叶瑾宁觉得朱碧儿当她二嫂挺好的,毕竟朱碧儿有心机,装起小白花来能把男人吃得死死的,克叶邵寅这种人刚刚好,不然凭他那花花肠子,其他女人根本镇不住他,难保又重回最开始的命数。

“噗……”叶邵寅被呛了下,剧烈咳嗽起来,“二二二,二嫂?她怎么可能是你二嫂?我看起来像是那种喜欢丑女的人吗?要不是她说我没有魅力,不会有女人喜欢,我会注意到她?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想报仇而已,你等着,等她爱上我的时候,我就让她跪在我**身后哭着喊着求我回头看她一眼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

“不能够。”

“你在做梦。”

“你才是那个追在朱姑娘身后哭着喊着求她看你一眼的好吧?想象也得有个限度,怎么那么不切实际呢?”

叶邵寅:“……”

叶瑾宁怼完了叶邵寅后,册封大典就到了封后最后一步。

她在宫人的搀扶下一步一步往高台上的姬成泽走去。

刚走几步,看到边上的大臣就顿住脚步,忍不住皱了皱眉。

底下的叶家人一看她停下脚步,心肝就是一颤,生怕她一停下就开始张嘴。

好在叶瑾宁只停留了一瞬又接着走,走着走着她就看到了姬嘉洲,姬嘉洲挑起了邪肆的笑容,侵略性的目光十足,叶瑾宁跟他对视一眼后就没再看他。

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书架
最新小说: 风华归来:卿本为妃   绝世独宠妃要休夫   重生之傻女嫡妻   乱世秦仇   魂卡年代祭   极道修仙狂徒   国寒   通商界堡   夜枭女帝   风华无双之毒医宠妃   连少放狂护妻   战天尸王   异世光神   万古宗祖   盖世大天帝   宠溺王牌太子妃   异世无敌剑神   鬼神,颤抖吧   与一个蛇神相恋   禁主